MenisAchilleos

是个学文学的学生。不是文青。不是文青。不是文青。

A.E. Housman, More Poems 序诗自译自注

人们说我的诗句是哀伤的。这不足为怪。

它那窄小的韵律中绵延着

永恒的泪水,还有

非属我而属世人之悲怆。


这是为所有尚未出世的

遭受苛待的同胞而作的诗,

是给他们读的诗——在他们陷入苦境

而我已解脱之时。


They say my verse is sad: no wonder;

  Its narrow measure spans

Tears of eternity, and sorrow,

  Not mine, but man's....


彼特拉克《歌集 (Canzoniere)》第186首 试译试注

(为什么老扶他不支持希腊文,为什么老扶他的希腊文都是全角字母,我恨。)


若是维吉尔与荷马见着了

我亲眼所见的那轮太阳,

他们定会使一种文风混入另一种,

倾尽全力地给予她名声。


而对此埃涅阿斯会感到困扰而悲伤,

阿喀琉斯、尤利克塞斯、还有其他半神英雄,

还有那贤明治世五十六年的明君,

还有那埃癸斯托斯杀害的人——他们亦会如此。


那古老的武勇与战争之花

与这庄严与优美的新生芳华

竟有这如此相似的命运!


恩尼乌斯以粗糙的诗歌吟颂了前者,

我则是后者:噢,希望我的诗才

不会为她所厌,希望她不会蔑视我献上的赞誉!


Se Virgilio ...

【翻译】伪普鲁塔克《情炎物语》 第一个故事

伪普鲁塔克《情炎物语》

Pseudo-Plutarchus, Amatoriae Narrationes

(ΕΡΩΤΙΚΑΙ ΔΙΗΓΗΣΕΙΣ)


*本翻译底本为loeb classical library于1936年出版的Harold North Fowler(ed.), Plutarch, Moralia, Volume X. Love Stories

*为方便正在学古希腊语或已经掌握了古希腊语的人对照原文阅读,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尽可能进行了直译,在某些地方因为实在无法直译才采取了意译。

*()中为译者为疏通文意进行的补译。

*题目《情炎物...

小阿格里皮娜之死(塔西陀《编年史》XIV.8.4-5)

然后仕女也离开了,“连你也要抛弃我。”阿格里皮娜说着,看向阿尼刻图斯。他带着三段划桨战船船长赫库勒乌斯和舰船百夫长奥巴里图斯伴在身边。如果他是来拜访她的,阿格里皮娜对阿尼刻图斯说,那就通知尼禄说她已经恢复过来了;如果他是来犯下一桩罪恶的话,那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与此没有任何关系——这场弑亲并非出自儿子的命令。

刺客们围住了(小阿格里皮娜的)床,三段划桨战船船长率先用棍棒殴打了她的头颅。当百夫长拔剑出鞘要致她于死地时,她向他挺出腹部,“捅我的子宫吧!”她大喊,遍体鳞伤,被杀死了。

Abeunte dehinc ancilla, “tu quoque me deseris” prolocuta...

© MenisAchilleos | Powered by LOFTER